《劲舞团》 凝泪出门-90au劲舞团商城网站

《劲舞团》 凝泪出门

作者:90au   发布:2012-10-25 10:36   点击:157次
爱情里面真的有太多惊惧与计较,爱的越深,这惊惧和计较也便愈甚。   昨晚第一次和我的她吵了架。愤怒之下的话语,似四溅的硫酸,洒在彼此的心上,带来蚀心的痛。待愤怒退去,平静下来,内心空留深深地自责和疼惜。   每天早晨约摸七点钟是我们彼此问候的时间,而今天的这个时候,手机没有响起。我们谁都没有妥协,...

爱情里面真的有太多惊惧与计较,爱的越深,这惊惧和计较也便愈甚。
  昨晚第一次和我的她吵了架。愤怒之下的话语,似四溅的硫酸,洒在彼此的心上,带来蚀心的痛。待愤怒退去,平静下来,内心空留深深地自责和疼惜。
  每天早晨约摸七点钟是我们彼此问候的时间,而今天的这个时候,手机没有响起。我们谁都没有妥协,选择了彼此僵持、对峙。
  原本亲密的两颗心现在似乎被隔绝在了两个遥远的世界。
  下雨了。
  我拖着失落的脚步,走到阳台上。窗外天色一片灰暗。
  莫名的愁绪将我的心裹住,慢慢地,不断紧缩、紧缩。我感到呼吸渐渐困难,快要承受不来。
  我想出去一趟,不知道去哪,所以随便去哪都行。我需要踏上一段路途,沉浸一段风景,以求逃避和忘记。
  刚出宿舍楼,雨便忽的变大了。
  原本从容行走的路人突然开始慌张地跑动起来,头顶上放置着一切可用来遮挡的什物。这场景在我们每个人关于雨的印象的构建中有着重要的地位。
  我犹豫了一下,但很快知道自己回不去了。
  一旦开始,便会走到最后。我一向倔强。
  在校门口的商店买了面包和饮料后,我又问店里的阿姨换了零钱,决定见车就上,不论几路。
  街上水蒙蒙一片,过往车辆的鸣笛声在无边的雨中游弋。一辆中型宝马从面前飞驰而过,轮胎与积水路面摩擦的唰唰声由近及远、直至隐退。
  车来了,是辆K2。
  选了后排靠窗的一个位置坐了下来,自己出门坐车一贯喜欢这样:一面听公车的引擎声,一面随意地欣赏沿途的风景。下雨的时候,世界突然就好像小了许多,似有某种力量从四周向中间挤压过来,空间感和存在感一下子变得异常强烈。几个人,在公车的晃动和引擎的轰鸣中打着沉沉的哈欠,平添了几许死寂沉闷之感。
  公车沿着花园路行驶着,道旁绿化带中开出了大朵大朵的花,颜色亮白耀眼,在雨天里灰暗的背景下显得异常突兀醒目。它们在你一个不经意的转头间闯入眼帘,如同乡间泥泞集市上拥挤人群中忽然现出的一位少女,衣着光鲜,靓丽动人,是这样的触动和惊艳,让人目光留恋,心存感激。
  嗯,我在犹豫要不要告诉你,我到了目的地之后的见闻。因为我的确感到:这一段旅行中,最美的一段恰恰不在那儿,而是在去往的路上——心怀期待,无限向往,满满希望。
  好吧,还是决定说说。
  我是随着一个坐过了两站的男子一起跳下公车的。定了一下位,发现是在水城广场,还不错了。
  我穿过马路走向它时,忽然发现了一处牌坊之后有一处荷塘。那一刻,一下子被荷花的美攫住了,于是,便随遇而安地踱了进去。
  我在走来的时候绕过了两个在给荷花拍照的女孩儿。她们没有伞,所以只得停在了远处的屋檐下面。现在,我站在了荷塘边上。
  雨落在石板上的水洼里,滴滴滴;滴在圆圆的荷叶上,嗒嗒嗒;打在小小的伞面上,噔噔噔。一场雨、一把伞、一塘荷便隔绝出一个静谧的世界。
  很小的时候对荷花便有一种很特殊的情结,总想寻出天下最满意的比喻来形容她。及至成年,再见荷花,此情此感竟仍未些许改变。今天终于能够在此给自己一个交代:那亭亭的荷花,从侧面望去就好似少女红润细长的手,手心自然地朝向天空。莲花花瓣错落有致,似开还闭,如手拈花,似伸还蜷。我想,最最打动我的正是那一种含蓄到神妙的韵致。当然,还有一点我没说,也不必说,那便是荷花的处子般的纯洁。
  “叮叮……”一辆轿车的鸣笛“吵醒”了我。顺着它开去的方向望去,我看见了旁边的xx酒店,装潢奢华,人气满溢。我忽然想,那里面是一家老小其乐融融的家庭消闲聚餐,还是一干官商,强颜欢笑的互相利用的饭局。
  这个世界不动声色,而人却去向万千。正如现在,有人钻营交易,有人伫立观荷。
  终于能够不再偏激,对于这种差异也已能够平静包容,收起评判。毕竟,这社会虽然离不开诗人,但却绝对又不能只有诗人。更何况像我,也只不过是一个迂腐至极的穷酸秀才罢了。
  后来我去水上回廊停了一会儿,看了会儿湖水就回去了。不知道为什么人在看向无边湖面时会突然心生敬畏、沉静和忧郁。有位作家说,一个人看大海,他看到的只是虚无。这话或许对吧。我想,那令我们沉静忧郁叹息的或许就是那虚无。
  其实,那之后过了不久我就回去了。说到底,我也只是为了满足一下外出的欲望。这个过程本身就是目的了。而如果说,除此之外,我能在其中有任何所得的话,那就都能算作意外的收获了。
  你一定记得魏晋时雪夜访友的典故,对的,就是那种感觉。
  回去的路上,走了很长的路。一个人一路走,一路想。发现自己在有些方面其实浅薄的很。
  刚到荷塘时,第一反应竟是拿出了手机,想要拍照。更可耻的是,在此之前,我都还未曾静静地、仔细地欣赏过。而我同时知道:那拍下的照片,我亦不会于日后再仔细欣赏的。
  完全是一种浅薄的占有欲!
  说到底,我们都是这世界的过客,俯仰即是一世,所以最终能够占有的究竟有什么呢?
  走了约摸一个小时,有些累了,我便寻了站牌,上了公车。
  真的,你看,我们真的只是在不停地上上下下,分分合合。谁都无法停留,即使须臾片刻,那也是不能够的。所以,美好的景致,如果看到了,真的一定要静静欣赏。而美好的人,如若遇见了,真的一定要好好珍惜!
  这次我依旧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。公车开的较往常慢了很多,似乎在有意提醒我去聆听那呼啸而过的时光,提醒我去发现那俯仰即是一世的人生路上爱的弥足珍贵。
  我忽地想到了我深爱的她。她独倚床头,自己环着瘦瘦肩膀,委屈地听雨、叹息的画面充满我的脑海,搅动着我的内心。那一刻,我仿佛听到了自己的残忍,自责和心疼终于如洪水般将我淹没。我的手好像不受控制了,它迅速而准确的掏出了手机,好像再过一秒就一定会错过什么似地拨出了她的号码……

本文来自 http://www.90a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