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劲舞团》彼岸,年华-90au劲舞团商城网站

《劲舞团》彼岸,年华

作者:90au   发布:2012-10-26 10:06   点击:167次
其实,我盼望的,也不过就只是那一瞬。我从没要求过,你给我你的一生。前世已经深深地爱过一次然后别离,那么,今生的相聚,对我来说已经满足。      和你相识在那个晚上,你告诉我说从C的主页里看见了我,一个和你以前朋友同名同姓的我,然后误打误着,我们之间开始续写了一段奇妙的故事。说是误打误着,不如说成前...

其实,我盼望的,也不过就只是那一瞬。我从没要求过,你给我你的一生。前世已经深深地爱过一次然后别离,那么,今生的相聚,对我来说已经满足。
  
  和你相识在那个晚上,你告诉我说从C的主页里看见了我,一个和你以前朋友同名同姓的我,然后误打误着,我们之间开始续写了一段奇妙的故事。说是误打误着,不如说成前缘未尽了。与君未相识,犹如故人归,堂,我们如一见如故的老友一样天地畅聊着,我竟不知道和你说话是这样的自然,这样的舒服,我珍惜着这种别样的感情,后来你的名字开始不停的出现在我的笔下,不,是我的心里。一遍一遍,让我不厌其烦的随意勾勒着,你瞧我写那一字一句时的神情,快乐的像不像吃了蜜糖的小破孩。说实话,我也不知道,为什么只有你能带给我这样如痴如醉的情愫,你让本性平静的我,心思更温柔,于是你的喜怒哀乐,让我的思绪也跟着飞快的运转。堂,知道吗?我们之间的故事,多数停留在灰姑娘跳舞的那段时间呢!你说这是多么浪漫的事呢!于是我喜欢上了在每一个个凄美的夜里幻想,一寸还成千万缕,想着我们的相逢会是怎样的,想着相聚时演绎的种种情形,想你的笑,和你极富有磁性的声音一声声呢喃在我耳畔。思君令人老,几回魂梦与君同。我是没有白发的,可是我的心啊却成长的很快,堂,想你可以是一生,亦或只是一瞬间的事情,我们热烈的聊着,然后黯淡。都是分外美妙的事!我喜欢我们的日子从黯淡凛冽的季节开始,这样待到春花竟放相逢时才更有意义了。
  
  堂,有时我想啊,如果我是和你一样的男孩子多好啊,这样我们可以同食同宿,可以一起去玩,一起嬉笑,尽管笑的无所顾忌,尽管玩的天旋地转,也不会有人投来惊奇的目光。那么下一个来世我要成为和你一样的男生。
  
  后来你开始频繁的出现在我的梦境里边,我们相识不过在深秋,但你在我的梦境里边,仿佛走过了一生,是那样的漫长,我的梦无停无住无息的奔腾着,为此我还着笔写了一首诗,“看着你从满纸墨香中走来,我多么希望满纸墨香中走来的就是你啊”,这俩句诗,我喜欢得不得了,横竖读来都觉得似有灵魂,因为我仿佛真的看见你了,堂,知道吗?我亦是这样的容易满足,这样的容易陶醉在你的快乐之中。你像我脑海里经常出现的一个凄美的梦。你总给我一种这样的错觉,你说你本来就是一个朦胧的梦。艳丽,缥缈,宛如春好的月夜不灭的花灯。却总是我不能抓住的灯。这样的朦胧,总是让我如此的患得患失。
  
  你总是喜欢叫我为妹妹,曾经有人叫我为妹妹,可是他们的声音总是那么难听,我是很不喜欢的,堂,你的声音有黄鹂鸣翠柳般的美妙,怪不得让我陶醉的忘乎所以。每次听到你叫我妹妹,我的心里酥酥软软,似清泉滑过脚底般的润滑,似柳絮钻进脖子的欢快,似深山中突然听到的凄迷哀婉的古筝,又似淡妆浓抹总相宜的山水画那样清秀,你总是能让忧伤的我快乐起来,让我情不自禁的舞动在你的世界里,以至于有一天,我问自己,“静,你是你吗?呵呵,你已不是你了……以前你忧伤的凄凉,现在你忧伤的凄艳”有感于我的一片深情,后来,就觉得你真的从时空穿越过来了,陪我写诗赋词作画练字,在你精心布置的亭堂楼阁中,共同研习古筝琵琶角宫商,其实一辈子就这样尾随着你,是妹妹又怎样?而现在我已经确定了一辈子只做你一个人的妹妹。这样的生活宛若去了千年以前的历史中,也许轮回的历史中,我们真的走过一程呢。堂,我不明白,为什么你喜欢我叫你哥哥,虽然我连一个哥哥都没有,看着你倔强的样子,我只好妥协了,"哥哥”我把玩着这俩个词,古人何事启迪,造出了这么俩个字呢?四个可,亦或俩个可,就组成我对你的称谓,很奇妙啊。可惜我不是西汉时期的东方朔,不能写字测意,要不非得把这俩个字解析的透透彻彻。堂,说实话,自始至终,我实在是不愿意哥哥,哥哥的叫。我觉得叫堂很是亲切,亲切的温柔,亲切的随和,更亲切的像是你就陪在我身边。可是你是没给过我这样的机会了。
  
  我不大喜欢与人交往,总觉得人是很麻烦的动物,宁愿一个人静静的画画,或是自我陶醉的写作也不愿出去玩了,网友,就自不必说了,可你怎么就成了我生活中的例外呢?我是很纳闷了,但很欣慰。物以类分,人以群居,古人说得很有道理了。我并没有清高的不与不如自己的人来往,何况我也就这么一般般,可那些没有共同语言的人着实让我说半句话都觉得很费劲,你似乎能读懂我,又似乎本就是我,初次同你说话时,你的影子成了我熟悉的依靠。让我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,也许我们早些认识,我已同你浪迹天涯了,可是没有那么多早些,或许早些认识也不会有这种感觉的,现在应该是最恰当的时间了,那么我们岂不是在最对的时间遇上最对的人了吗,堂知道吗,遇上你后,我有了前世所有的记忆,记得你曾在一个迷蒙的雨季为我打伞,那正是路过你的亭堂之时,我穿着白底镶绿色小碎花的旗袍,乌黑的头发挽着你最喜欢的垂髻,你西装革履,神采奕奕,眼神里满是对我的爱惜和怜悯。也记得你曾拉着我的手走过西湖的断桥,那时,雪花漫天,我是最怕冷的,你为我围上围巾,又把你的衣服给我披上,我凝视着你,就那样一直凝视了许久。还记得花前月下,我们谈论着来世,你说来世你会记得我的容颜和我的名字,你还说来世我们依然相伴相随,你还说。……只是想不到转眼之间已是来世,堂,你果真找到我了,茫茫人海,我原来不过是你手里逃不出的一粒沙子。是不是为了找我,你比我先来到世间呢?是不是找我找的很苦呢?五年时间来追寻前世的记忆,五年时间来找前世不忘的的容颜,对我来说已经很幸福了。堂,说这些的时候,你会觉得我在编故事吗?可是你知道吗,它们在我脑海里的印象深刻的如刚刚发生的事情一样,如果不是真的,为什么我的手上留着你拉过我手之后的余香?我坚定的认为你就是我前世的影子。前世我们相伴着走过一程,只是最后不过你还是你,我还是我,情投意合,却是两条没有交点的平行线,我孤苦的老去,在用血写尽对你最后的思念之后,便随着西风香魂消尽,那个我们曾经欢笑的别院,空留一丝悲寂的叹息。堂,如今我们又相遇了,我的眼角却划过一丝你不曾察觉的泪水,在我含语未启之时,你已叫我为妹妹,听着你爽朗的笑,我是不该要求什么了。
  
  哎,这命运真是在作弄人呢,我只祈求纵使没有交点吧,但愿不要平行。可又不知道会是什么?堂,你让我有过一段长长的等待,现在只剩下最后的一段了。我不能让你的容颜一直朦胧的出现在我的梦里,我盼望着今世的相逢,你让我觉得等待是美的,正如奋斗是美的一样,而今,长满青草的亭堂两端,美丽的希冀盘旋而飞舞,我将去即你,和你同去采撷无穷的幸福。因为,哦,堂,因为我知道,是谁,在亭堂的那一端等我。
  
  这些天,好忙了,每天都要加班到很晚,三天睡上六个小时,已是很平常的事情了,然而再忙,都愿意孜孜不倦的写你和我的故事。不为别的,只想让你经久不衰的出现在我的笔下,当有一天我步入晚年,亦可安详的享受你曾带给我朦胧的情愫。我会记得曾经有这么一个人闯入我的生活,并掀起阵阵涟漪。你我不是朋友,也不是亲人,更不是恋人,可是我们又是最亲近的人,这种超越于亲情,友情,爱情的感情,大概是最纯真,最素净的了。如冬天的雪莲,高贵而圣洁,我决定不会打破她的完美,而且会守候着她直到我蜡烛燃尽之时。
  
  堂,你说红尘之中我们每个人是不是来去匆匆的过客,你知道明天要漂泊到何方吗,我也不知道,可我明白,浮花浪蕊的人生,待走完沧桑人世,我们终是会相聚的。不管到了哪个星球,亦不管飘到那个年代……人生的回轮和轮回中,我都是你的妹妹。
本文来自 http://www.90au.com



2018年人多的劲舞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