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劲舞团》总有一种爱情让人心疼-90au劲舞团商城网站

《劲舞团》总有一种爱情让人心疼

作者:90au   发布:2012-10-26 10:07   点击:159次
 当我在电脑上开始写刘可的故事时,刘可离开了上海。他说记忆就像淘金,随着时间的冲刷,留下的只是几个发光的片段。      之前的9个月,刘可都在一种莫名的情绪中挣扎,他总记得小名说她会永远爱他,他也总记得歌里唱也许承诺不过是因为没把握。      1999年,刘可与小名相爱。      2004年,刘可与小名结...

 当我在电脑上开始写刘可的故事时,刘可离开了上海。他说记忆就像淘金,随着时间的冲刷,留下的只是几个发光的片段。
  
  之前的9个月,刘可都在一种莫名的情绪中挣扎,他总记得小名说她会永远爱他,他也总记得歌里唱也许承诺不过是因为没把握。
  
  1999年,刘可与小名相爱。
  
  2004年,刘可与小名结婚。
  
  2006年,刘可与小名分手。
  
  我说:“爱情有时就像是流星,出奇的美丽,却又出奇的短暂。”
  
  刘可说:“我若是北斗我只照亮你我,不诱惑你,你有很好的梦我不愿意惊扰你。”
  
  我说:“其实你更想做一颗永恒的星星。”
  
  刘可说:“我更想做一颗永恒的星星,一颗你注意他,他就存在于你的视线中;如果你忽视他,他仍然在自己的角落里注视着你的星。”
  
  1·第一眼,我觉得她很普通
  
  我叫刘可,重庆人,今年30岁,大学毕业来了上海,一直都做酒店管理。
  
  认识小名的时候是个夏天,她第一次带团来上海游玩,住的是我们酒店。当时,我刚好是客户部主管,很多事情,都是我与小名接洽。
  
  小名个子不高,又长了一张娃娃脸,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一个中学生。说真的,我对她的第一印象一般。不过,这个小丫头工作起来倒是雷厉风行的,片刻工夫,就把旅行团里的38位旅客吃饭和住宿安排得妥妥当当。
  
  当天晚上我休息,闲着没事,便跑到酒店附近的迪厅玩。刚坐下,便看到小名。原来陪游客尽兴地玩就是她的工作职责。此刻,她正老老实实呆在座位上替游客们看管物品呢。
  
  看到我,她冲我笑笑,还露出一颗小虎牙。或许是灯光的原因,那一刻,我突然觉得小名长得还是挺让人心疼的。好像就因为这,我突然很想陪着她安静地坐一会。
  
  最初两个人都只是把目光停在眼前不断晃动和扭摆的人群身上,偶尔对视一下,轻轻一笑。过了一会,我觉得气氛有些沉闷,便端起酒杯对她说:“干杯。”她似乎不怎么愿意说话,端起酒杯和我碰了一下,两个人又恢复了沉默。
  
  那天晚上也真是鬼使神差,我突然觉得我需要了解她。于是,便向穿梭在人群中的服务员要来纸和笔,而她突然莞尔一笑,从包里也拿出了纸和笔,示意让我和她用笔交谈。呵,这倒是有趣,不谋而合的主意。
  
  其实问的一些问题都很无聊,无非你是不是上海人啊?你是一个人吗?虽然如此,两个人却像是两个虔诚的小学生,在纸上工工整整地写下答案,纸再传递到对方手上时,大家都会相对一笑,好像突然之间就有了浓厚的默契。
  
  我就是这样和小名认识的。那天和她没有任何的故事,我也压根没有想到会发生故事。但在分手离去的时候,出于礼貌,我们还是互留了电话号码。

  
本文来自 http://www.90au.com



2018年人多的劲舞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