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劲舞团》 岁月荏苒,且行且珍惜-90au劲舞团商城网站

《劲舞团》 岁月荏苒,且行且珍惜

作者:90au   发布:2012-11-14 10:10   点击:142次
不记得有多久没有睡过如此踏实的囫囵觉了。在城里猫着的时候,每个夜里总会莫名其妙地梦见些乱七八糟的不见现实的东西,梦醒后只余睁不开眼的疲乏和倦意。昨夜竟无梦,睁开朦胧睡眼看看窗外,已是秋高气爽不见阳光普照的清晨。 凉簿的风穿过窗梇,拂动碎花帘幔,直抵床榻,撩动着一帘略显泛黄的轻纱帐。 我伸了个懒腰,...

不记得有多久没有睡过如此踏实的囫囵觉了。在城里猫着的时候,每个夜里总会莫名其妙地梦见些乱七八糟的不见现实的东西,梦醒后只余睁不开眼的疲乏和倦意。昨夜竟无梦,睁开朦胧睡眼看看窗外,已是秋高气爽不见阳光普照的清晨。

凉簿的风穿过窗梇,拂动碎花帘幔,直抵床榻,撩动着一帘略显泛黄的轻纱帐。

我伸了个懒腰,躲在温暖的被窝里不意起来。躺在旁边躬着身子的小姨甥已然醒来,说:大姨,你现在才醒来?我早就醒了。四点多就醒来了。我表现出一抹难以置信地表情问他为何醒那么早?心里想你这臭小子,莫不是心里惦记着电脑里的小游戏罢了!若没事,就凭你那股懒劲儿,能起得比大姨我还早么?果不其然,只见他木纳着表情也不吱声,猛一掀开被子,屁股就直接挪到了电脑桌前,眼睛没闲着,手里更没闲着,嘀嘀嗒嗒地就点开了电脑游戏自顾自地玩开了。那股全神贯注全然不闻窗外事的劲儿,要是平日里读书学习的时候能够如此专注如此用功就很值得嘉奖了。

让思维稍作停顿。掀开温暖的被窝,脑海里灵光一闪,突然想起了小瑞空间里曾经连接分享过这么一句话:又到了起床靠毅力,洗澡靠勇气的时候了!不禁哑然,而后抿嘴轻笑,感觉挺莫名其妙的,弄不明白自己怎么突然就想起这个了呵!或许从骨子里分析,以我的性情也只能归类到此号人物里了吧?

披衣离床,一股寒意直抵心房,禁不住全身一阵哆嗦,才发现自己穿得很单簿。昨日阳光如此灿烂,仅以单衣裹身,稍一动静犹觉香汗淋漓,只一眨眼,时光的钟摆才移动到傍晚时分,已是寒风渐起寒意骤浓,并着洋洋洒洒地落了场中雨,就更显寒意加身了。抬头举目,窗外本已明净的天空,仿若濯水而出的清水芙蓉,更见澄沏了。

楼上很安静,侧耳聆听,楼下也很安静。该起的早起了,比如妈子老爸,都是闲不住的中老年人,想必妈子已在他乡辛勤劳作中。近几年,妈子和着村里的几个妇人一起帮外乡的一个老板上板皮,凌晨四点多就得起床,洗漱完毕,大家伙集合齐了就一起等着老板开着辆大东风汽车过来接。通常上一车每人可分得五十元,一天最多也就上两车。别轻看这活,听妈子说上一车也不容易,那车可不是一般的小车,都是东风牌大汽车。有人在下面传板皮,有人站在上面接起,而后一一叠码整齐,要技巧,横竖放着要受力均匀,要码得实实在在不留过多空隙,码到平了车架子还得往上垒高一到两米。粗糙的十个指头被板皮边口的锋利割拉得全是触目惊心的血口子。每每细细端详妈子为了讨生活而粗糙得皲裂丛生的十指,心里的隐痛和心酸,唯己自知。

拾级到楼下,左瞧右瞄,孩子们都仍在酣梦中遨游,老爸的床榻亦空空如也,我弄不懂他干嘛去了,这样大清早的。若是换作在往年,我一猜一个准,肯定是开着他心爱的座驾(手扶拖拉机)出外讨生活去了。只是因了两年前的一场客观原因所造成的事故,令他误入囹圄,现而今他已是金盆洗手,将老本行搁置不干了。偶尔提及,神情间依稀可辩他对老本行仍存在着依恋。

一转身,老爸竟伫立在眼前,问我怎么起来那么早,我说习惯了到时到点自然醒。老爸见此也不多说什么,拿起柴刀就到屋旁的柴垛里忙活了起来。只见他将黑乎乎的干柴一根一根地把横枝末节修缉干净,再一根一根地叠码齐整,堆成一小摞一小摞的,用稻秆编织的草绳子捆起扎紧,然后逐一搬到对面的空地里,垒至小山丘那般高度的时候,,上面盖一层红白蓝相间的油布,防止雨水侵蚀。我在边上看着,看呆了过去。我觉得老爸变了,眉宇额际间隐雪般的沧桑,沟壑纵横着深深浅浅的印痕,诉说着一去不复还的青葱岁月早已如过往烟云。粗线条的老爸变得细心爱整洁了,变得柔和而慈祥了,以往乖张暴戾的脾性,在生活的艰苦磨砺下,越发地柔润圆滑。此时此刻,我的心里衍生出五味杂陈的滋味,难以言喻。收起了涣散的情绪,不敢让飘飞的心继续感性下去,我怕如此情景会促使我暗然落泪。再回首,无语凝咽哽住了咽喉。

才发现,走得太急,连牙刷都忘了备备。于是,胡乱的在衣柜里欲寻找御寒的冬衣,找着找着,竟发现没有一件合适。离开太久了,属于我的东西都再难寻其踪迹。是哦!出嫁多年了,其实这个家已不再是我当年随进随出的温馨港湾了,此时此刻的我,只能算是这个家的客人了吧?物是人非,许多东西都在不断更替,唯一不变的只有我对这个大家庭恋恋不舍的情怀罢了。

索性就这样,趿着拖鞋,穿着睡衣到小卖部去买了两支牙刷回来,一支给姨甥一支给自己。小卖部的老板是村里的一个叔辈,我管他叫叔,他开着片小卖部,卖些零食饮料小杂货品,顺带还卖猪肉,方便村民夜里不方便时又急需点什么的时候到他那采购。货品都不贵,赚的利润也很浅,但是他就是那么执着的守着这片店,一守便二十年。见我来了,便笑容满脸地与我寒暄了几句,我帮衬他买了些骨头和两支牙刷,客套了几句就走了。村里人普遍都很质朴,说话都是有一句是一句,做事也很踏实。从来不担心买东西会短斤缺两。也从来不用担心人与人之间的相处会出现尔虞我诈的状况。

对于我们这种工薪阶层,自己赚钱买花戴,时常抓襟见肘却从不见口袋丰盈的人来说。极想尽孝道,却往往发现是心有余而力不足。我努力地在钱包里翻寻再努力地抠出几张红衫鱼,计划着应该将它们分配到哪里?再有个十天半月的,小侄儿就该满月了,做大姑的钱包再怎么干瘪也不能太吝啬,金银首饰咱送不起,这个小红包什么的也必须得备备!所以我就努了努力使了使劲,挤出来三张红衫鱼。老爸妈子今年种了十几亩地,这秋收时候忙得那个叫纠结呐,我没能帮上半点忙,让他们请现代化的农用收割机,好歹也要花个好几百,我不是富翁,手上虽说盈余不多,为表示心意,我咬咬牙从为数不多的红衫鱼里再抽出来三张,凑合六张,悉数交给妈子,妈子推搡了几次,还是让我给蛮横地压了回去。可是,妈子因为心疼我不想让我多花钱,还是借机回礼来说事,硬是将一张红衫鱼返还给了我。我的娘啊!你教为儿情何以堪?

想必天底下为人父母者皆如是,对子女无限付出而不索求任何回报。家里本不富足,妈子愣是用她那布满了老茧的双手,把家里单调无趣的生活调和得有滋有味。

屋旁的果园不大,却被妈子勤劳的双手栽种着各式各样我们爱吃的水果,尤以龙眼居多,但是龙眼此时已不属时令水果,对我没多大吸引力。倒是那一树怒放着繁花的杨桃树,惹得我眼光泛绿垂涎欲滴。杨桃树一年四季均硕果累累,金灿灿的杨桃垂垂而下,皮簿如翼,仿佛随时捏一捏,都会有一缕汁液从簿如蝉翼的表皮下渗沁而出,让你忍不住要摘下来,一尝它的甘甜如饴。

人参果谓为我的至爱。褐色的果实挂满了横枝竖桠,外面裹着一层浅浅的粉末,乍一接触你会觉得这些个家伙是否刚从泥土里给扒拉出来的,就像那埋在土壤下面的花生,红薯或地瓜,沾满了腻手的泥沙。不过,这家伙你得hold它长够日子了,徒手捏去软软的,摘下来剥了皮,放进嘴里,吐出四颗黑色尖长的小核,口感特甜。它可正气了,清心且润肺,实在没得话说!只可惜,每次回去,那果儿都是长成个半吊子的模样,捏起来硬崩崩的,更别提吃了。

妈子见我在果园里瞎闹,照相机咔嚓咔嚓的闪光灯吓得鸡群里大公鸡小母鸡胡蹦乱跳的,又盯着满树人参果左瞧右瞄,顺势就提议我捉只小母鸡再摘些杨桃带回城里。妈子总是如此盛情霍霍,让你找不到恰当的理由去拒绝,不过我仍然委婉地拒绝了她异想天开的提议,倒也不是因了那一树鲜艳欲滴的杨桃,主要原因归究于那一群肥硕的小母鸡,当然妈子不可能把所有的小母鸡全圈给我。哪怕就圈一只也足以让我吃不消了。先别说把它宰了炖汤喝的那个过程里囊括的血腥场面和难度,就算带上乘车也绝不允许的。所以,对于我的拒绝,妈子便也不再去坚持己见了。看来妈子也是懂得与时俱进之人,识时务者为俊杰呐!妈,你仍旧有光明前途。这话我只在心里悄悄对她说了。

妈子见我放弃了携鸡进城的计划,继而便想到了另一个更务实的提议。是这样的,她说田里的玉米还有好些大个的没掰去卖,这鸡你也不带了,就辦些玉米带回去吃吧,然后就是一系列的广告词罗列了出来,诸如这玉米从来没有施过化肥喷过农药什么的,虫子还在新鲜地活动着,前两天辦了两萝筐接到县城里卖,有个妇女看见这些蠕动着的青色小虫子,兴奋着呢,一气儿给买了十二斤。妈子一口气把这些说完,也不见打草稿的,后来的两个小时里还一直重复地强调了十数次,那份得意与满足还有自豪,溢于言表。我想这纯绿色无污染的有机食品,再推拖也实在讲不过去了。就心甘情愿地陪着她踩着脚踏车,沿着蜿蜒阡陌,往玉米垄里直奔了去。

玉米辦了有二十余斤,妈子分了十来根给妹妹,余下的全归了我。一掂量,约莫十来斤,我的姥姥,这回可要受罪了。就这还没完,妈子见我如此顺摊没有任何异议,竟又想起了她前些天晒的小白菜干,径直往那小杂物柜里鼓捣了去,不消片刻,一个大大的塑料袋就摞在了我面前,把结子打开,一股浓浓的菜香味扑鼻而来。妈子又开腔宣传了:这些菜干啊都是自己种的小白菜醺晒而成的,很嫩很滑的,回去买点骨头放块生姜再加点药材一起慢火熬,那汤又香又浓,好好喝的…我只是静静的听着,很虔诚的样子,看着妈子眼角荡漾的丝丝皱纹和嘴角微微上扬的笑意,忽然觉得心里涌进一股暖流,烘焙得我内心里咸涩的液体即将逆流而出。我连忙转过头,不敢对视妈子幸福而渗透着混浊的眼眸,我怕我忍不住,热泪不争气地夺眶而出。

好吧!该收拾的都收拾妥当了,最后妈子还是执拗地又增加了我的负重,一包AAA级的营养大米,无论如何要扛回城里去。此情此景,就像很小很小的时候,我任性地不肯吃饭,妈子总是执拗地端起碗,一路追着一路小跑,一勺接一勺地将温热的饭菜往我嘴里送,直到把我喂饱打嗝了为止。此时此刻,想必她爱我的心境如昔,只是换了不同的方式表达而已。

弟弟们常常挪揄我们姐俩,是正牌的进村活土匪,三光政策贯彻得既干净又彻底!嗷!咋能这样不带脏字地损人呢?最起码我们姐俩都留了一手,没有杀光哎!嘿嘿。不过,自此后“养女如养贼”就成了他们挪揄我们姐俩的口头褝了噢!

清者自清啦!我们姐俩既不申诉亦不辩驳,该吃吃,该拿拿,日子长着呢,能计较那么多麽?留得青山在何惧没柴烧呢?哈。

回城了,东西好沉,我扛得老吃力了,简直要泪崩呢,真家伙累死个鸟!

回眸往昔,不管世事如何变迁,游子之心仍旧对温馨的家有着深深的眷恋。古诗云:慈母手中线,游子身上衣。临行密密缝,意恐迟迟归。谁言寸草心,报得三春晖。无论我蜗居在城市角落里的生活是富足亦或是赤贫,在父母眼里,我仍旧是他们无可取代的唯一。流年易逝,斑斓的日子如歌穿行,任岁月荏苒,且行且珍惜....

本文来自 http://www.90au.com



2018年人多的劲舞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