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劲舞团》 两棵爱情树-90au劲舞团商城网站

《劲舞团》 两棵爱情树

作者:90au   发布:2012-11-22 03:17   点击:132次
人生有时奇妙的无法理喻。比如一个人,一棵树,一座小小的石桥,甚至是一本书,明明只是人生旅途中一次偶然的相遇,却让人心旗摇曳,深刻的印象,不但随着时间的增加没有淡化,反而顽固的在心田生长起来,随着日月越来越壮观,显著起来,最后竟像身体的一块骨头,或者一个器官与身体融为一体不可分割了。   想想古人造...

人生有时奇妙的无法理喻。比如一个人,一棵树,一座小小的石桥,甚至是一本书,明明只是人生旅途中一次偶然的相遇,却让人心旗摇曳,深刻的印象,不但随着时间的增加没有淡化,反而顽固的在心田生长起来,随着日月越来越壮观,显著起来,最后竟像身体的一块骨头,或者一个器官与身体融为一体不可分割了。
  想想古人造“脑海”“心田”词语,估计也是必有同感。今人一句“脑子进水”也是深有体会。有的人在医院一检查,就被查出个脑积水。都说明脑海里肯定有水。按此推理,心里肯定有田。如此想来,那人,那树,那桥,那书在心里长也就不足为怪了。
  比如去年这个时间,我去贺兰山北部大水沟徒步时,看到两棵树——就这样长在心里。我给他们拍了照片,并起名叫做爱情树。其实他们平凡的就根本没有引起同伴的丝毫注意,人们的脚步没有因它们减缓,它们和山沟里的树没有什么区别,就像看外国人的脸一样,不细看感觉所有的面孔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。山沟底南边有许多零零散散不知道名字的树,最高的有十几米,最矮的也有一米多,粗细不一。这两棵树大约七八米,在整个树丛中不高也不低,也没特别指出。但走近时发现这两棵独立而居,而是相依相偎的交织在一起,我的心中被一种莫名的感动所擒获。两棵树树干有足球那么粗,扭曲、粗糙而沧桑。树干最远处相隔四五十公分,最近处只有几公分。在荒凉贫瘠的山沟里,树冠却硕大无比,枝桠交错,相扶相搀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这是两个独立而又融为一体的生命,缠缠绵绵,让人想到夏天一树绿叶,风中沙沙作响的情意不尽情景。除了树干,两棵树的树冠和根系已分不清谁是谁。从我站的角度远远看去,密集的灰色枝桠越过汕山头,放佛湛蓝的天空灰色的血管一般,发达而清晰。它们站在离河床最近的地方,好像给这片树林放哨打探洪水的情形的似的,又仿佛用自己的身躯抵挡着来自远处的寒风,怕冻坏了其它的同伴。它们树干的底部一部分根裸露在地面上,看到见盘根错节,情深意切。根的末端又从不远处扎进了大地。就像使劲的手指深深的插进地里,自不让己的身体被暴虐的山洪和大风中拉走。无言的裸露的根系,叙述着它们对生存的土地深深的眷恋。
  再看看贺兰山吧。
  雄伟壮美的贺兰山因为抵挡千万年腾格里沙漠的入侵,耗干了它身上太多的水分,和水分里涵养的力量。它正直而粗狂,达观而暴烈,坚强而自信。但疲惫是它缺少了一份水一样的母性的温情。山里的所有的飞禽走兽,花草树木自一出生,就像个缺少母爱的孩子,凭借它生命里遗传的一样坚强,顽强的生存下来。而这来之不易的生活,让每一个生命都在演绎,贫寒中孕育着感动,荒凉处成着就诗意的故事。
  那是发自内心的对自己一样对对方的一种爱,在肆虐的山洪中,它们同生共死;在炙热的干旱里,它们因为无私和坦荡的感动而感到的快乐和幸福。那是无需誓言就能与天地齐寿的爱情。它们因对方生而生,以对方繁华而繁华。它们没有自己,只有彼此补给和完善。
  这就是贺兰山深处两棵树的爱情故事。
  一方水土养或一方人。而现实里,同样在贺兰山下,我见过梅和强就拥有这样令人感动的爱情。
  九七年,梅所在的工厂倒闭以后,一直在家带孩子,强所在厂子效益也不行,八个月不发工资。家里就靠梅平时省吃俭用攒下的钱过日子。有一个月离强发工资还有一个礼拜。家里只剩下2块钱,梅带着四岁的女儿出去买菜,孩子看见用酸枣做的糖葫芦,嚷着要吃,她给买了一串。孩子对她说:“妈妈我还没吃过这么小的糖葫芦。”对孩子的愧疚让梅哭了一路。因为她没钱给女儿卖两毛钱一串大一点的糖葫芦,日子的拮据让她在讨价还价中只能卖到一毛钱的糖葫芦。梅从骨子里感到现实生活中透心的寒意。
  如果说贫穷能冶点燃人性里面对未来最旺盛的斗志,能冶炼出人性里面对未来最强硬的意志,能提炼出人性里义无反顾的决绝。从那一天起,这一切梅都有了。
  冬天的风是寒冷而凛冽的。梅告诉强也要打工挣钱,养家糊口。除了对视的目光里湿漉漉无声的隐忍,梅和强没有鼓励,也没有打击,甚至也没有安慰的语言,心照不宣的理解里,除了无奈,还有一搏的勇气和信念。
  她家在荷兰山下,离城区还有十几公里的路长。他们开始了新生活艰难的远征。
  从此,三十岁强学会了做饭,收拾家务。梅带着四岁的孩子早出晚归,每天往返与十几公里的市区。几年来梅在饭馆打杂,机关打扫卫生,冷库搬运,几乎干遍了所有能干的体力活。日子匆匆过了,但一些记忆也在心底疯长着——她忘不了做搬运工的那几年,两天一双手套,有时为了搬箱方便,索性就赤手上阵,一天200箱打包码好的任务完成,人几乎都瘫痪了。手不但黑,手掌就像粗糙的砂纸,在人面前从不敢伸出手来……作为女人,梅有女人爱美的天性,可这天性里融合了过多的羞怯,但那绝不是自卑;做为男人,强有男人对家庭的应尽责任,可这责任里勾兑着无尽的疼痛,但那也绝不是认可。它们就大山深处我见过的两颗树。贫瘠荒芜条件恶劣的境地里,无怨无悔的、甚至快乐的维护着自己日渐好转的光阴。
  没有语言能准确表达两颗真正心心相印的心灵里,酿造的是怎样幸福的味道,没有文字能细致描述出两个真正相亲相爱的人的生命里,荡漾的是日子怎样欢快的乐章。我只知道几年后,梅和强的女儿,上学的时间穿着和别的小孩一样鲜艳美丽的花裙子,和同学们像蝴蝶一样成了快乐的舞者。我也知道强的不但单位这几年也早已摆脱了困境,而且还被提拔到一个部门当了领导。而梅呢,正应了那句好人好报的老话,踏实认真聪慧不怕苦的她,自己开了一个鲜花店,生意也是出奇的好。
  “我不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,为何会常常流泪?”看到鲍尔吉原野《让高贵与高贵相遇》这句话,才知道真正的高贵不是出身,不是权势,更不是金钱,她是人们心中最真最善最美的情感。
  一个心从高贵的人又怎能不幸福呢!
  犹如两棵树所没有长在名山大川,不是名贵的品种,在大山深处照样令人感动,让人遐想。也如平凡的不能在平凡,卑微的不能再卑微的梅和强,让人因感动而唏嘘。
  所有的感动都来自于一颗高贵的心灵。一个拥有高贵心灵的人不管清贫与富有,成功与失败,生活中都必定拥有着一份别人无法企及的精致优美和丰富厚实。
  不管怎样,日子的利刃把往事按每天二十四小时的长度,像剁柴火劈得整整齐齐,把一周绑成一小把,一月捆成一大捆,一年码成一大摞,年年的往事堆积得越多越高,留给我们的时光就却越少。仿佛生命就是场交易:今天如那繁华喧嚣的卖场,明天是支付的货币,昨天都是购卖所得的货物一样。
  在这个价值观泛滥,人人趋利的是时代,让我们保持一份宁静,一份纯净,一份高贵,用明天的货币在今天的卖场上储备往事的柴火,而不是灰烬,在我们的生命遇到最为寒冷的冬天,让两颗心能像击石取火一般,能点燃往事可以相互取暖,为心灵照亮。
  人啊,只要不用望远镜眺望对方、不用显微镜挑剔对方、不用放大镜打量对方,只需一份宽容。就可以让我们自豪的向所爱的人说:“因为有你,再冷的冬天也不寒冷。”

本文来自 http://www.90a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