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劲舞团》等你,雪落的季节-90au劲舞团商城网站

《劲舞团》等你,雪落的季节

作者:90au   发布:2012-11-24 10:12   点击:131次
风起的时候,已是华灯初上。 室内,案上的百合花正含苞待放,静若处子般颔首莹莹灯下,馨香了一纸未留有一丝墨迹的素笺。还在吐着芬芳的玫瑰花茶,淡香萦绕,与之纠缠,节节攀升,袅袅如烟似雾般渐迷了夜的眼。 紧闭的轩窗外,似有轻柔的脚步走过,还似有呢喃细语轻敲窗棂,不知是深秋依依不舍的告别,还是浅冬翩跹而至...

风起的时候,已是华灯初上。

室内,案上的百合花正含苞待放,静若处子般颔首莹莹灯下,馨香了一纸未留有一丝墨迹的素笺。还在吐着芬芳的玫瑰花茶,淡香萦绕,与之纠缠,节节攀升,袅袅如烟似雾般渐迷了夜的眼。

紧闭的轩窗外,似有轻柔的脚步走过,还似有呢喃细语轻敲窗棂,不知是深秋依依不舍的告别,还是浅冬翩跹而至的第一声问候。打开轩窗,已不是落花的季节,却还有一叶的秋残留枝头。风来,一阵寒凉,一叶的力量终留不住渐逝的秋,茫然四顾,随风斩落,频频回头。

浅冬的夜,看时光依旧辗转着年华,一缕走失了温度的夜风,一抹亘古不变的清冷月华,依旧流淌着漫漫情思。月下,是谁倚靠着岁月的肩,度着红尘,细数着光阴,又是谁在时光丝柔的衣袂上遗落瓣瓣花香,朵朵笑靥。来无影的瞬间,去无踪的流年,是谁博了红尘一笑,又是谁负了苦苦相寻。茶香异常清幽,花香异常浓酽,风也只是轻抚了纱缦,便又折回它的海阔天空,留下一室的默然。

闭上轩窗,伏案,落笔无声,笔笔击打着心中的惆怅。仿佛就是昨天,两个人的舞蹈终于曲终人散,还没品到如红酒般香醇的爱,便在岁月的温火慢煮中,殉葬在泪水流淌的河,如窗前那棵朵晚开的玫瑰,还没等到最后一瓣完美绽放,便在冬寒中低垂了一腔希望。

一个无言的结局,一页没有句点的篇章,你、我走过秋的悲怆,却走不出冬的凄凉,曾经为你流连的文字,找不到幸福的出口,迷失在昨日的笑靥,躲避着悲伤。

岁月,就这样,如一幅水墨画卷,被笨拙的手涂鸦,清浅处的一丝重墨,浓重处的一缕淡淡尘烟,无论是轻描淡写,还是浓墨挥撒,你总会出现在那抹扰动人心的笔梢,为重如磐石的过往留一笔清浅的痕迹。

一如对你的痴恋,爱上了徜徉在岁月的画卷,爱上了笔下的孤单。黄昏下,为一轮落日伤情,静夜里,与一抹月华痴望,书写红尘浅逝的情缘,吟诵流年不变的笑靥,你依然是我文海里的舵手,主宰着行驶的方向,依然是我红尘最深的依恋,与你在晓梦相逢,回首往事如烟。

你曾说,来生要做一棵树,停下奔波的脚步,无论是在江南的水岸,还是在北国的荒原,静静生长在红尘一隅,在季风中挺拔着流年的执着,邂逅着荒凉里的孤单,为黄昏下的剪影送上一叶的暖,相逢便不再写离伤,相爱便是永远。

我却希望你是水上的一叶航帆,行在我小小的心湖,烟波袅袅中荡着似水的柔情,划落天际流云,激起相思缕缕,一柄翠竹长蒿轻打着水面,划过一生一世,涟漪莞莞。

只是,延续着今生的悲欢,来生我成不了你树下的一株藤,没有宽阔的水面任你畅游,只能行走在你婆娑的树影,遥望招展的船帆,已驶过我的彼岸。

窗外,风声渐行渐远,缱绻在夜的情思暖了浅冬那缕寒凉。想你、我的相逢,不过是两粒微小的尘埃碰落了对方,在红尘中共赴了一场流年的约会,便各自飘飞了方向,于我,却是一生相忆,一世难忘,也许,落花的季节,依然会行在你走过的路口,为一份期望守候,为一份痴情寻找归宿。

漫长的冬季漫长了思念。翻开岁月的请柬,季风已先行,带来冬寒的信息,却没有雪落的声音还有多远,雪舞的瞬间,你会在哪里。

舒展素笺,提笔,不谈过往,不论悲伤,让季风送去我的问候,与你相约,共赴一场落雪的盛宴,可否?

等你,落雪的时候,等你,雪落的季节……

本文来自 http://www.90a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