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劲舞团》生栖渡清欢,离尘赴安然-90au劲舞团商城网站

《劲舞团》生栖渡清欢,离尘赴安然

作者:90au   发布:2012-11-28 09:53   点击:129次
窗外,地上凝了一层雪,衬着树上枝枝霜白,寒意落入眼里,又沿着湿冷的烟雾蜿蜒到灰蒙蒙的天空。楼下,对面那栋不知几号单元门口,散着几只花圈,白色的底,鲜艳的一轮花,瑟缩在飘着轻雪的寒风中分外扎眼。唉,又有人冰冷地逝去了。依窗唏嘘,日阴夜晴两无言,东喜西悲各一边。昨夜里,有谁能倾情体味,萧瑟的冬落寞零...

窗外,地上凝了一层雪,衬着树上枝枝霜白,寒意落入眼里,又沿着湿冷的烟雾蜿蜒到灰蒙蒙的天空。楼下,对面那栋不知几号单元门口,散着几只花圈,白色的底,鲜艳的一轮花,瑟缩在飘着轻雪的寒风中分外扎眼。唉,又有人冰冷地逝去了。依窗唏嘘,日阴夜晴两无言,东喜西悲各一边。昨夜里,有谁能倾情体味,萧瑟的冬落寞零洒一地的心事?有谁会爱意凄惶,活生生的那一个灵魂悄然离世而去?今晨间,又有谁愿柔指轻拈,或是留美目顾盼,喧嚣车流旁孤寂消瘦枝干上,一瓣瓣冰晶剔透等待睐赏的花开?

“叽喳叽喳!”窗前,那几只麻雀准时地来了!轻盈地跳跃,扑啦啦地振翅,歪着小脑袋在玻璃窗外探寻等待。人雀盯视,活力扑面而来,暖意溢怀,心冰融化,不由唇边微笑的弧度漾开,想每日里洒在台子上金黄色的小米粒,既是它们裹腹的美味,更是小精灵们欢喜一天的开端吧!打开窗子,胆大的几个只是稍稍避让,洁白的雪上留下它们纤细的爪印,一点一刻的啄食,把冰冷的感觉凿开了一个洞,郁的纠结瞬间四分五裂!感叹,这世界就是这样轮回吧,走的要走,在的还在,阴阳自然平衡,新旧无穷更替。

其实,不是喜欢刻意浸着凉,也不是故作忧怨囿于悲观、陷于寡欢。虽年轮稀疏亦明白,岁月流年,浓的总是要淡,热的终究会凉。只是思考的起点成了习惯,站在路口不经意回顾时光,纳入眼中的一幕幕片断,常是沧桑力道大的部分抢了先,旧时鲜艳的褪了色,泛黄的记忆看起来便有些破落。一颗小小脆弱的心,衬上一袭灰凉的景,眼晴便不由暗了,一些没了前程的过往,刚好适时升腾泛滥直至指尖隐隐作痛!

其实,人生的画卷正如涂过鸦的白吧,出生时的素白,五颜六色成长的覆盖,时间滤过,当年曾经用力的一点一戳,总是伤了底子隐在下面。就像世间每个人一样,活过一程,从生栖到离尘,痛过的灼印,苦过的蚀迹,愁过的洇痕,喜过的沁结,爱过的蜜味,任荏苒岁月凭细水磨啊磨,直至淡去,却永远无法尽除纹理里曾经嵌入的那些酸甜苦辣的细微。

其实,成长的感觉恰似风潜入夜、润雨无声。行程中,那些遇见复转身的铭心刻骨,拥有又失去的辗转彷徨;那些为了别人的完美割舍了自己的喜欢,成全大局的团圆扮演了负心的主角,终是只会痛极一时,再忆略有微痛在心,更不会生死缠绕阴阳紧随。不知不觉中,当前行的脚遇刺不那么慌张,当盼望的眼失落不再流泪,当忍辱吃苦亦能淡然,精神便已经长成了一棵繁茂的树,支撑着灵魂在生命长河的惊涛骇浪处、在平流稳逝中顺势前行。

其实,人与人的缘份没有预约,没有注定;爱情的幸福不尽完美,不尽圆满。心动情出,却一段邂逅倾情爱恋无果;厌恶孤独,却一时寂寞缠身不离;意旺愿远,却一气之力未划成圆,萎靡、颓废、松泄的充斥只会枉然。一辈子中的一环总是阴阳相向,有绚烂,即会有苍白;有高潮,必然对着低谷。到了一定的年纪,当轻捧不甘时,只自然撷取获得;当翻捡离弃时,只习惯记拾温暖;当重描败迹时,只诚心乐截经验,人性的坚强沉着便已经典藏,成熟的根深植心中,生活这一世旅程,走的时候便自会静观花开花落,笑对曲折盘旋。

不论走过多少年,或长或短,哭过笑过,苦过甜过,正如今晨这一幕,感凉起忧,望雀生欢,冷暖轮回交替争锋,就能明白:活着,必有经年织锦段段,图案的婉转和起伏,接续的纠结和断头,纵使零落成泥碾作尘,仔细嗅来,仍是旧岁芬香如故、那时暖意长留。活着,就要前行,没有脉络清晰的未来,不完美、不圆满、不快乐,才会更渴望成功,更需求幸福。活着,有了努力,有了奋斗,有了知足,有了感恩,留连世上怜惜拥有,生栖才能尽享清欢,落叶归根顺势天命,离尘亦能静赴安然!

本文来自 http://www.90au.com



2018年人多的劲舞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