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劲舞团》风云少年失控堕落遭拘留-90au劲舞团商城网站

《劲舞团》风云少年失控堕落遭拘留

作者:90au   发布:2013-06-28 06:01   点击:446次
本报济南讯(记者 李永)在网络游戏中,他曾风光无限,名头最响时,也是最为失控堕落的阶段。昨天,在山东网康教育培训学校,17岁男孩孙阳(化名)给记者讲述了玩网络游戏《劲舞团》的疯狂时光,感慨该游戏烧钱、诱导暴力和色情。这款饱受争议的网络游戏再次受到指责。 从外地被送到济南戒网瘾已经有几个月了,孙阳被教官认...

本报济南讯(记者 李永)在网络游戏中,他曾风光无限,名头最响时,也是最为失控堕落的阶段。昨天,在山东网康教育培训学校,17岁男孩孙阳(化名)给记者讲述了玩网络游戏《劲舞团》的疯狂时光,感慨该游戏烧钱、诱导暴力和色情。这款饱受争议的网络游戏再次受到指责。

从外地被送到济南戒网瘾已经有几个月了,孙阳被教官认为恢复得不错。“我喜欢跳街舞,可是父母觉得那不是正当喜好,他们让我好好学习,像他们一样,将来做律师或法官。接触《劲舞团》以后,我找到了一个既不得罪家长,又能满足喜好的途径。”谈起如何陷入网瘾,孙阳这样说。

此前记者采访过一些玩《劲舞团》的网瘾少女,她们对里面的绚丽服装和精彩舞步很着迷,也很喜欢里面的结婚游戏环节。孙阳也不例外。他说,青少年爱攀比,在游戏中更是这样。级别低,衣服不漂亮,没有虚拟妻子,都会受到嘲笑。他不断地练习“舞技”,购买花哨的舞服,不停地“结婚”。玩《劲舞团》三年,他花了七八万元钱。

在这款游戏中,有个最大的家族——— 舞魅家族。孙阳靠着大笔的投入和“打拼”,成为了该家族铁骑队的队长,任务是维护家族荣誉。在游戏中,家族之间互相挑战、踩人是家常便饭。这些也需要花钱。去年5月10日,有一个家族向他们挑战,当时在线的成员少,舞魅家族遭到对方羞辱。

第二天,孙阳以8000元的价格卖掉家里价值5万元的金首饰,还贱卖了一些名贵烟酒,凑了一万多元钱,召集家族成员回踩对方。“我们大声叫骂,疯狂地刷喇叭,大喇叭刷一次5元,小喇叭3元。”孙阳说,那一次“战斗”,他们名声大震。他又拿出1200元,制作了家族宣传片,以巩固知名度。

此时,孙阳的“事业”达到了顶峰。但是,在现实世界中,他的生活一塌糊涂,家长不再信任他,同学朋友也不再理他。玩游戏要花钱,家长每月给500元生活费根本不够用。除了偷卖家里的东西,他还到处借钱,欠了一屁股债。“最高时欠了4万元。”孙阳说,他知道,如果不还,很有可能会被告诈骗。去年下半年,他打了耳洞,挂上耳环,背上文了一条龙,开始混社会,帮人解决问题挣钱。很快,他被警方拘留7天。自此,他才幡然悔悟,决心戒掉网瘾。



2018年人多的劲舞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