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法学所的宿舍区出来,高纯和金葵在街边一个饭摊上吃了午…-90au劲舞团游戏网站

从法学所的宿舍区出来,高纯和金葵在街边一个饭摊上吃了午…

作者:90au   发布:2013-06-28 07:50   点击:1,438次
从法学所的宿舍区出来,高纯和金葵在街边一个饭摊上吃了午饭,两个人的脸上皆是一筹莫展。金葵说:你爸爸的公司叫什么来着,到底是个什么公司?高纯说:我只知道叫百科公司,公司是做什么生意的我没细问。金葵埋怨:你怎么不问清楚呀。高纯确实忘记问了,他也不知道自己过得好好的怎么会碰上这样一个故事——一个道骨仙风...

从法学所的宿舍区出来,高纯和金葵在街边一个饭摊上吃了午饭,两个人的脸上皆是一筹莫展。金葵说:你爸爸的公司叫什么来着,到底是个什么公司?高纯说:我只知道叫百科公司,公司是做什么生意的我没细问。金葵埋怨:你怎么不问清楚呀。高纯确实忘记问了,他也不知道自己过得好好的怎么会碰上这样一个故事——一个道骨仙风的老人半夜敲门,来得诡异,去得离奇,公路上飞来横祸,犹如鬼差神使,命中注定。

 

金葵说:“咱们要不要去公安局查查,你爸不是叫高龙生吗?到公安局查户口应该查得到吧。”

高纯迟疑道:“公安局又不是我家开的,我想查谁就查谁吗?”金葵不说话了。高纯也不说话了。

结完饭钱,两人都没起座,谁也不知起座后该奔哪个方向,该去什么地方。

高纯问:“你怎么办呀,回云朗吗?”

金葵说:“我不回云朗。”又说:“哎,你知道北京有个劲舞团吗?我从省艺校毕业的时候他们就来挖过我,要不是我爸非让我回云朗,我早就到北京来上班了。”

高纯先摇头,后点头:“我就知道有个跳舞的网络游戏叫劲舞团,我玩过。”

金葵似乎没听说过:“游戏,也叫劲舞团?”

高纯说:“对呀。”

金葵好奇:“网络游戏也能跳舞?怎么跳?”

高纯用手做打键盘状:“用手打,控制电脑里的人跳,还可以好多人一起跳,跳得好积分高,还可以在网上跳舞交朋友。”

金葵皱眉:“交朋友,网恋吗?你交了多少朋友?”

高纯连忙遮掩:“没有,我不交。”

金葵疑心:“不交你怎么还爱玩?”

高纯一脸纯洁:“跳舞啊!劲舞团!还有一个游戏叫超级舞者,好多人都喜欢玩。我在现实中跳不了舞了,就到虚拟世界去跳呗,我在网上,是劲舞之王!”

金葵说:“没上瘾吧,你开车挣那点钱,是不是全给这劲舞团了?”

“没有,”高纯说,“这游戏是免费的。”“噢。”金葵笑笑,“那也不如我说的那个北京劲舞团,我那劲舞团是挣钱的。”

高纯不说话了。看来完全没有方向的,还是高纯自己。金葵换了一副同情的口气,婉言相问:“那你呢?李师傅的车也没了,你还回云朗吗?”

高纯看着大街上来来往往的那些出租汽车,说不出自己该不该回云朗,回了云朗又能干什么。

也许仅仅为了安慰,金葵竟然怂恿:“要不,跟我一起考劲舞团吧?”

高纯白她一眼:“那团是专业的吧,我一年多没练了,考那种团不是自取其辱吗?”

也许仅仅为了圆场,金葵的口气依然来劲:“你可以练练嘛,临阵磨枪,不快也光!我帮你练!”

金葵的认真,把高纯挑唆得有点心动,他眨眼看着金葵,像在考虑除此之外,是否别无选择。而金葵越说越当真了:“你不是热爱舞蹈吗?你不是做梦都梦见跳舞吗?那就别放过机会呀。再说你功就算差一点,可你形象好呀。劲舞团的那种现代舞要的是味道,功好不好并不重要,而且那个团的人我知道,男的里没什么好看的。”

高纯不自信地问了句:“我好看吗?”

金葵说:“当然了,你多好看呀!”

高纯咧了一下嘴,不知自己该不该笑。也许因为金葵严肃着,他也就没有笑出来。金葵的主张很快便进入到操作性的层面上:“你还有多少钱?要是找到地方,咱们今天就开练!”

他们找到的地方,是一间废弃不用正在招租的车库。车库正面有三个并联的双开大门,里面则一体连通不设隔断,三辆大型货车可以同时存放,一侧还有一个修车的地坑。他们进去时水泥地面油迹斑斑,墙角门边杂物零乱。他们几乎打扫了一天一夜,才勉强腾出空地,修好门窗,并且在墙边相对干净的一角,铺开了新买的被褥。夏天就要到了,被褥非常简单。两个地铺中间隔了些木箱纸箱,以示男女有别授受不亲。

他们筋疲力尽,倒在铺上,昏昏欲睡。高纯推搡金葵:“起来起来,这是我的床,你睡那边去。”但金葵没动。高纯自己爬起来,把身上所有钱票都摸索出来,摊在床上算账,金葵才迷迷糊糊地问道:“还剩多少钱啊?”高纯说:“不到一千了。”

金葵翻了个身:“还够用多久啊?”

高纯说:“你能不能让你们家给你邮点钱来,你有卡吗?让他们把钱打你卡上。”

金葵懒洋洋地说:“我没卡,我不找我家。我一找他们就知道我在哪儿了,我爸准让我哥过来拉我回去。”金葵从高纯的枕头上爬起来,扒着高纯肩头,理所当然地说:“现在我先用你的钱,等我考上劲舞团,你再花我的钱,不就行了。”

高纯收好那一堆散钱,说:“我不花女孩子的钱。等你考上了,我就回云朗去。”他站起来,绕过木箱搭成的隔断,在另一边的铺上躺下来。金葵急忙跟过来,推他:“嘿,你别躺我的床,你到你床上睡去!”

一堵胡乱堆砌的隔墙,两个因陋就简的地铺,一个同居之“家”就这样诞生。而且,这个“家”的空间很大,足以充当他们的练功“大厅”。



2018年人多的劲舞团